美国“围猎”TikTok在美业务,网友:明显是在抢劫!或者是特朗普在“报仇”!

                                                    疫情中两个借钱的印度朋友

                                                    7月31日下午5时,四邑公堤居字号险段水位28.92米。江夏区河道堤防管理总段综合业务科负责人吕强胜的声音几乎淹没在江流与堤岸的撞击声中:“这里是仅凭耳朵听就知道是险段的地方。”

                                                    如同挑起贸易战给出的莫须有理由那样,美国政府始终认为TikTok“监视用户”、“与中国国内分享美国用户数据”,认为这“威胁用户隐私及国家安全”,尽管毫无证据。

                                                    因江得名的长江村位于四邑公堤致富险段附近,陈定发的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儿。1998年,陈定发参加了抗洪,负责开船运送抢险物资、查险和救援。

                                                    当日中午时分,长江干堤四邑公堤居字号险段,火辣辣的阳光直射下来,包裹严实、脚踩厚重套鞋的4名巡堤人员,手持铁钩、竹竿,不时往草丛里戳一戳。一轮巡堤出发不到100米,4人的后背就已湿透,脖子和脸上渗出豆大的汗珠。

                                                    但这并不足以打消美国的“怀疑”。BBC北美科技分析师JamesClayton直言:“TikTok怎么说怎么做都不重要,它属于中国公司——只这一点便是它的‘罪过’。”

                                                    据钟芳蓉爸爸讲述,钟芳蓉不到一岁时便由爷爷奶奶带着,他和孩子妈妈外出打工,每年最多回来两次。在他的印象里,女儿从小自律,成绩优异,学习上从没让家人操过心。“她中考成绩也很好,有一些免费的学校让她去,她也不去,选了她后来读的高中,因为这个学校学习氛围更好。她一直都很有主见。”

                                                    事实上,一段时间以来,美国政府没有停止过对TikTok的步步紧逼:

                                                    华为“天才少年”项目,是任正非发起的用顶级挑战和顶级薪酬去吸引顶尖人才的项目。任正非曾在华为EMT(经营管理团队)内部讲话中提及,将从全世界招进20—30名“天才少年”,“这些‘天才少年’就像‘泥鳅’一样,钻活我们的组织,激活我们的队伍”。华为招募的“天才少年”,工资都是按年度工资制度发放的,共有三档,最高年薪达201万元。

                                                    海外网8月4日电 7月底,白俄罗斯国家安全机构逮捕了33名俄罗斯公民,称他们是俄准军事组织瓦格纳私人军事公司成员,涉嫌在白俄境内制造骚乱。8月3日,俄罗斯驻明斯克领事普列特涅夫回应称,被拘留的俄罗斯公民最终目的是拉丁美洲国家,进入白俄罗斯是为了过境中转。俄方也表示,俄罗斯从未干涉,也无意干涉其它国家内政,尤其是亲近朋友兼盟友的白俄罗斯。

                                                    是长江流域的著名险段 ——四邑公堤居字号险段

                                                    如《纽约时报》所言:“活动人士甚至利用TikTok影响我们的选举……不过所有这一切都可以被忽视或原谅,除了一个事实——TikTok属于字节跳动,这是中国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

                                                    内地核酸检测先遣队 图自@我是冲锋队小陈5月下旬,我的两位印度朋友——库玛和廷库先后在微信上找我借钱。那时候,印度刚刚结束了长达两个多月的全国封锁,而其境内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却从封锁前的519例上升到了9万多例。印度政府的封城措施并不奏效,但还是迫于经济下行的压力,解除了全国性的封禁令。如今,印度的累计确诊病例已将近160万,3.4万多人因此死亡。

                                                    40来岁的库玛自己经营着一家简陋的日用品商店,是那种印度街头最常见的个体小店铺。我曾经向他了解印度小商家的经营状况,他也向我介绍了他的生意经、他的家庭,以及上次大选期间他的政治态度。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去年的11月,库玛说家里刚添了第三个孩子,是他盼望已久的女儿,而他的岳父却去世了。他向我吐槽印度公立医院的拥挤低效,他岳父就是在那里因为排不上号而耽误了病情。

                                                    商战本就你死我活。搭上美政府对华强硬、“制裁”中国的便车,自然是扎克伯格“便宜行事”的做法。

                                                    2016年,张宝拿到了一个创业园项目土地,他转手将火荣贵退还的500克黄金制品,又送给了时任武威市凉州区副区长王永平。

                                                    要知道,此前Facebook系的四大App,一直垄断应用商店下载的前四把交椅。扎克伯格直言不讳:在美国,增长最快的应用就是TikTok。

                                                    8月3日,长江日报记者从华中科技大学获悉,该校今年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博士生张霁和姚婷入选华为“天才少年”。其中,张霁拿到华为“天才少年”最高一档年薪201万元。

                                                    站在四邑公堤居字号险段,江水拍岸如战鼓擂动清晰可闻。“那里就是1998年溃堤的簰洲湾。”吕强胜指向上游方向的洲滩,长江日报记者透过护浪林看去,距离有两三公里。

                                                    库玛向作者借钱救急的微信聊天截图。然而,如何将钱转给库玛却是一件麻烦事儿。我手里并没有卢比,也没法像他希望的那样,找个西联汇款的门店,电汇给他相等数额的美金。疫情期间,很多金融机构都不能正常工作了,在我居住的美国小城,根本就没有西联汇款。而库玛只会使用微信的通讯功能,并不懂如何使用微信钱包,更遑论绑定银行账户了。几经周折,求助了几位朋友,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法。通过国内朋友在新德里的生意伙伴,我把人民币通过微信转账给他,他再通过Googlepay将卢比转给库玛。廷库的情况则又不同。他是个20多岁的小伙子,在他舅舅的珠宝公司里帮工,没有家庭负担,自己吃饱全家不饿。几年前,我陪一位国内的珠宝商朋友去拜访他舅舅的公司,在那里认识了廷库。他英文很棒,为人热情通达,也乐于助人。去年,我和国内朋友去参观印度最大的珠宝展览,都是由廷库安排的行程和各种证件手续。疫情初期,廷库是最常在微信上对我嘘寒问暖的印度朋友。他总是以他那乐观积极的心态鼓励并安慰居家隔离中的中国朋友。我的朋友都说,廷库这家伙情商超高,将来会是个有所成就的生意人。然而,进入5月后,廷库的情绪明显低沉了下去,在微信上也很少发声了。偶尔,我会问候他一下,他便开始抱怨他舅舅,说公司自3月起就没有发薪水了,即便是他这个外甥也得不到分文。5月底,印度第四期全国封锁行将结束的时候,廷库终于试探性地问我,能否帮他渡过难关。他需要的数额也不大,并说现在印度的商业已经开始复工,他希望在三个月之内,舅舅公司的生意有所起色,他就能还给我这笔借款。他在当地找到一位专做中国游客生意的旅馆老板,让我直接微信转账人民币到这位老板的账户上,旅馆老板会给他相应的卢比。“我们的生意离不开中国产品”

                                                    然而不知什么缘故,从2015年6月起,火荣贵开始向张宝退回之前收受的财物。先是2万欧元和500克黄金制品,之后是张宝送的10万美元。其余18万欧元,火荣贵交给了自己的亲戚。

                                                    @我是冲锋队小陈微博截图

                                                    感谢你们逆行而来,小警察向你们致敬。

                                                    去年12月至今年7月,美国宣布禁止军事人员在政府授权的手机和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

                                                    2010年9月至2016年2月,他任甘肃荣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张宝还曾是武威市政协委员、武威市工商联副主席、武威江苏商会常务副会长。

                                                    火荣贵称,2015年9月,张宝的公司准备在“新三板”上市。张宝找到他,希望他能给武威市凉州区打招呼。这次,张宝又给了他15万欧元。2016年春节前,张宝又在他的办公室送给他10万美元。

                                                    TikTok(图源:路透社)

                                                    几位FB前员工对老东家的做法如此评价:“TikTok是他们唯一无法战胜的东西,以致要求助于地缘政治和华盛顿的立法者。”

                                                    8月3日上午,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农业农村部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司副司长方晓华,她说信息可能搞错了,她没有秘书,也没有安排工作人员陪孩子参加过考试。“我的孩子已经很大了,从来没有参加过人大附的任何考试。”

                                                    华为“天才少年”的招聘标准非常严格,一般需要经历7轮左右流程:简历筛选、笔试、初面、主管面试、若干部长面试、总裁面试、HR面试。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或表现不佳都有可能失败,难度非常大。